ip1app

11月 25, 2022

  

儒家行周礼,对礼节要求甚严。何人乘坐何舆(车),皆有标准。而且,不乘舆前去,视为失礼。

是以,此去孔庙对于修真之人来说,不过是眨眼工夫,但仍得乘车前往。

肖逸虽不喜这些排场,但此去是为了给申家正名,所以不得不以礼而行。

经过下人们的一致推选,最终定了陈伯和夏伯二人担任车夫和参乘。因为二人看上去最为精干,形象也最好。但其实际年龄也已尽将近知天命之年了。

二人能够随行,自然高兴无比,经过收拾穿戴,竟也年轻了十好几岁,尤其是精神大好,英气勃发,宛如青壮年一般。

下人们翻出了申霖靖当年所穿的礼服,为肖逸换上。峨冠博带加身,摇身一变,登时也成了一名真真切切的孔门弟子。

待一切准备停当,肖逸稳坐车内,三人一驾雄赳赳出了申府,向着孔庙进发。

一开始,陈伯、夏伯二人心情大好,大有一种春风得意之感。但是待舆马行到主路上,见到别家的车驾时,二人脸上一红,不禁自惭形秽地低下了头,备受打击。

只见别家之舆皆是全新,在日光下熠熠生辉,显然是为了孔圣人诞辰而新制。那拉舆之马也是高大雄健,皮毛鲜亮,一副气宇轩昂之姿。

而反观申家这边,舆是二十年前的旧舆,马是用于日常拉杂物的杂种,简直无法与人相比。

令二人最为难堪的是,别家随行之人皆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衣鲜人俊,精气十足,一下就把他们给比了下去。

一些孔门分支见了申家形象,登时哈哈大笑,嘲笑之意甚浓,明显是看不起申家。

陈伯、夏伯二人恼羞成怒,一张脸胀的通红,只是怕惹出事端,敢怒不敢言。

这时,却听肖逸扬声道:“孔夫子年轻之时,也曾落魄潦倒,恐怕连像样的衣服也没,更莫论车驾了。可是,孔夫子一身学问,经天纬地,成一代圣人,受万世敬仰。看这些华丽的车马,俨然已超过了孔夫子当年,但不知乘车之人的学问是否也超过了孔夫子当年?”

在场皆是孔夫子后人,他将孔夫子搬出来,谁敢说学问超过了孔夫子,登时不敢再嘲笑,忙命人快马加鞭,溜溜地先走了。

肖逸暗运真气,故意而为,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但闻之人无不警惕,不敢再行嘲笑。

那陈伯、夏伯见状,登时大喜,对这位新主子又敬又佩,恢复了士气,抬头挺胸,直奔孔庙而来。

孔庙占地极大,庙门外便是一片偌大的广场。此时,广场上已站满了人,熙熙攘攘,乃是青州各地赶回来的城主。

按照儒家规矩,这些人只能在孔庙之外祭祀。当孔门弟子的车驾行过广场时,登时引来无数人仰慕的目光。

孔门弟子作为儒家表率,自然要在这些城主面前尽显儒家威仪,于是各个正襟端坐,摆出一副高高在上,却又面相仁和之态。

陈伯、夏嘿嘿连载色版伯二人也将胸膛挺起,形态隆重。

所有人中,唯独肖逸依旧身姿不动,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原来姿态。其姿态十分奇异,给人一种说不出感觉。猛然一看,好似正襟危坐,端端正正,甚是规矩,可是仔细感受,却觉得其浑身闲适,又给人一种自然随意之感。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同时出现在一人身上,委实令人匪夷所思。

众城主见了肖逸模样,登时发现不同之处来,无不露出惊愕之色。

过了庙外广场,孔门弟子这才下了车驾。担任车夫的陈伯自去拴马停车,夏伯则跟着肖逸进入孔庙。

庙门前古狮雄踞,门左右各有一个辟角门。肖逸从正门而入,那夏伯自窃身份不够,只能从辟角门穿过。

庙门之后又是一个不小的广场,中间有一条一丈宽窄的大道,道边规矩地摆放着白玉云纹石柱,甚是讲究,直通向前方巍峨雄浑的大成殿。

一些孔门弟子沿着大道,直接向大成殿走去。但很多孔门弟子则来到广场上,按照排位站了过去。

原来,孔门七十二分支,又分两个档次。学问大、实力强的前十六家可以进入内殿,余下之家只能留在庙内广场上。

肖逸站定,望着眼前之道,问道:“我申家可在前十六之列?”

那夏伯道:“过去,申家虽排在末位,但两家皆可进入殿内……”

肖逸闻言,登时向前迈步,道:“那我们就进去。”

那夏伯迟疑片刻,忙追上前去,担心道:“可是……可是这二十年来,早已有人顶替了申家之位,现在殿内已没了申家位置。”

肖逸平淡不惊,随口道:“那就重新争取回来。”声音不大,但异常坚定。

那夏伯一愣,看着眼前这道消瘦的背影突然高大了起来。其内心一动,好似深埋多年的种子突然破土而出,一股久违的激情瞬间充盈全身。在这一刻,夏伯感觉自己年轻了数十岁,豪情万丈,心道:“跟着这样的主子,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又有何妨?”

见申家往内殿走去,但凡认识肖逸者,无不大吃一惊,皆忘了眼前之事,投来惊骇的目光。

在众目睽睽下行过广场,夏伯此生还从未如此紧张过,也从未如此兴奋过。他在孔门做了一辈子下人,对儒家规矩也甚为了解,深知肖逸如此闯进去,十分不合规矩,必将遭到重重阻碍。但是,此刻他已报了必死之心,直想着有此风光,此生足矣。

然而,与其相处鲜明对比的是,肖逸对众人的目光视而不见,步伐轻缓,自然中透着坚定,不疾不徐地向前行着,丝毫未受到外界的影响。

夏伯忽地感到那殿门好生遥远,也不知行了多久,待登上台阶,来到殿门前时,后背早已湿漉漉,几乎能挤出水来。

二人刚要迈步进入殿门时,斜刺里突然冲出一人来,把手一横,挡住去路,冷声道:“殿内已满,非汝等所能入内,快快退去,按排位站好。”

肖逸抬起头来,但见拦截之人乃是一个弱冠少年,穿着华丽礼服,身披绶带,仪态隆重。对方显然也未想到会有人不按规矩闯殿,一脸错愕。

肖逸收回目光,淡淡地问道:“申家排位就在殿内,何以不让我入殿?”(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