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链接分享一下

11月 23, 2022

  

当茅草屋附近再次恢复了宁静,一片乌云飘过,挡住了高挂天穹的那轮弯月,周围陷入了一阵难言的死寂。

赛拉在黑暗里再次抱紧了身躯,感到一股冰寒正在内心深处缓缓的滋长,吱吱喳喳古怪的昆虫啃食东西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

不知何时,一个低矮阴冷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屋内阴影之中,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她。

光线愈发阴暗起来!

“你想报仇吗?你想拥有力量吗?你想让近在眼前的仇人陷入永世痛苦的可怕深渊吗?那么过来吧!匍匐在伟大的卡尔萨斯大人脚下,献上你的忠诚和身躯,从此获取无穷无尽的力量!”

一种类似于喃喃自语般的诡谲声音回荡在这片光明无法照及的黑暗角落,一点一滴的渗透入赛拉的质朴心灵。

赛拉双手掩耳,拼命的用力堵住这个让人灵魂震颤的可怕恶魔低语,想要把其封堵在外面,可惜收效甚微。终于,她忍无可忍,发出了一声撕裂心肺的痛苦尖叫。

在这寂寥的夜晚,少女的尖叫愈发显得刺耳,更是引发了不远处那座木屋“主人”的不满。

木屋大门哐的一声打开了,一个身形粗壮的中年男子拎着酒瓶摇晃着身躯从里面挤了出来,冲着茅草屋恶狠狠的咒骂道:“给我闭嘴,该死的丫头!如果不是看在你那死去老爹的份上,我早就把你撵的远远的了。你如果再这么不识趣,我明天就把你卖给街头的安娜。她可是对我念叨了好几次了,像你这样小姑娘,她可是愿意出5枚银币的……”

丢东砸西的闹腾了一会,已经醉意朦胧的壮汉连自己在说些什么都不知道了,这才摇摇晃晃的走回了屋内。

而此刻,茅草屋内,赛拉正在无声的痛苦挣扎着。

那个诡异的身影就站在她身侧,不断的向她身躯泼洒着什么。但是不管是什么,只要一接触到她的身躯,就会化成漆黑如墨的烟雾,透过肌肤融入了进去。

卡尔萨斯很满意。

说实话,这一路来,他已经检视过无数的人类少女,可能够像眼前这位各方面都符合自己要求的却并不多见。更难得的是,眼前少女那坚韧执拗的意志远超常人,明明一副黑暗少女的体质,却硬是有着一颗向往光明的内心。

如此奇葩的事情不但存在,还真实不虚的发生在他眼前。

血石碎片、食尸鬼之血、巫妖碎骨、诅咒之晶……一件件珍稀的魔法材料流水般消散在赛拉的身躯之内,引导着她体内黑暗之源不断翻滚壮大。浓郁的几至实质化的黑暗之力把她完整包裹在其中,随着卡尔萨斯诅咒符文的不断融入,愈发震荡不休起来。

每一枚诅咒符文的融入,对赛拉的黑暗体质都是一次补完,也让她在瘟疫之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可是古怪的紧,一个没有觉醒任何超凡力量的人类少女竟然拥有抵挡卡尔萨斯精神入侵的强韧心灵,生生的把其封堵在识海之外,给自己保留了一分相对纯净的天地。

该死的,这岂不是以后很难再直接掌控她了?

卡尔萨斯陡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禁不住苦恼的挠了挠头。好了如此巨大的代价,获得了一件强力武器,却根本不听从自己的指示,还有比这个更郁闷的吗?

不过出于对创造一个强力魔法生物的狂热和执着,卡尔萨斯依然一丝不苟的完成了所有的魔法仪式。直到最后一刻,一个只有指甲盖大小的古怪黑虫被放到了赛拉裸露出来的肚腹处。这个黑虫嗅吸到浓郁的黑暗气息,瞬间从僵死状态复活了,几个蠕动就神奇的钻进了赛拉的腹内。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伤口,也没有任何苦痛。

当黑虫消失掉后,赛拉方才恢复了平静,躺在草屋空地上沉沉睡去。

天空上的乌云此时也不知道飘到了哪里,清冷的月辉再次洒遍天地,就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只是一场噩梦,根本就不曾真实的存在于这个世界。

乘着夜色,卡尔萨斯哼着小曲得意的穿行在黑暗的小巷中。一个种子已经洒下,至于能否成长为自己心目中构想的伟大瘟疫之女,那一切都交给命运来抉择好了!

说实话,这一刻他的心目中也是万分期待和忐忑不安。

强大是可以依靠众多珍惜魔法材料堆摞出来的,可伟大,却只能依靠自我的不断强化发展。

为了这个未来的瘟疫之女,卡尔萨斯可以说已经呕心沥血了。不但花费完了所有的材料储备,就连前些时缴获的战利品也消耗一空。

一想到这个自己最为伟大的作品将要横空出世震骇世人,卡尔萨斯就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想要纵声长啸。可是就在他最为洋洋自得的时刻,一声不合时宜的呱呱乌鸦鸣叫在身侧响起。

卡尔萨斯陡然身形一僵,缓慢的转过身躯盯视着蹲在小巷一侧墙头的那个诡异黑乌鸦,而对方也正歪着头上下打量着他。

要知道此刻他身上还加持着隐身术,一般的常人常鸟根本不应该看到他的!

“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入侵者阁下?如果有空不妨来我的小屋做客如何?”

乌鸦说话并不让卡尔萨斯感到惊奇,因为他可以从乌鸦身上感到一股盘桓不去的强大意志,可对方一开口就揭破了他的身份,这不由得让他心神不宁起来。

“该死的,刚刚摆脱了那些巫师的追捕,难道在这里又要掉进罗网之中?”卡尔萨斯瞬间觉得心情败坏起来。

“放心吧,入侵者阁下,我只是一个不问世事的退隐巫师,根本不会参合你们与巫师协会间的那些龌龊事,所以还请亲自来一趟吧!”那个黑乌鸦像是蚀刻了读心术,很快就以话语宽慰了龙巫妖的心。

“我这就去拜访阁下!”卡尔萨斯一咬牙,沉声答应了。

得到满意的答复,那个黑乌鸦欢快的呱呱聒噪了两声,双翅一振就冲上了夜空,向着小镇另一端划空而去。卡尔萨斯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飞行术,腾身而起紧追着黑乌鸦向远方飞去。

从高空俯视,小镇并不大,总共也就百十户人家,三两条街道。哪怕此刻已是夜深人静时分,街道上也能看到一些酩酊大醉的摇晃身影,以及追摄在他们身后想要捞点外快的猥琐身形。

乘着清凉的夜风,卡尔萨斯降落在一处铺满了草甸的山坡上,一条蜿蜒曲折的土路直通山坡顶端那座孤零零的小木屋。

说实话,这真的不像一个隐居巫师的家,倒像是贫民窟里常见的屋舍。木质的架构,上下两层,斑驳的墙壁上长满了丑陋的苔藓和蘑菇,从木板的缝隙中透出昏黄的蜡烛光线。

“进来吧!”

随着一声苍老的话语响起,破旧的木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了,露出了一个凭门而立的衰老身影。

卡尔萨斯可不是没有见识的乡下巫师,而草莓视频污污污污污污污污污污是一个跨位面而来的龙巫妖,只是搭眼一看,就清晰地辨析出这个老巫师已经是时日无多了。

生命的流逝是任何一个生命种族都无可奈何的事情。如果不是如此,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高阶施法者为了追求法术的永恒而毅然投身冰冷巫妖的行列。

眼前的这名老巫师身上虽然荡溢着让人惊惧的澎湃元素力量,却精神涣散,巫力流失,显然已经进入了生命的最后时刻。

一个行将死去的9环巫师!

卡尔萨斯很快就在心里给老巫师贴上了这个标签,不过表面他依然不动声色的和其客套着走进了会客室。

所谓的会客室也就是木屋一角那套丑陋歪斜的桌椅。借着昏暗的蜡烛光线,可以看到上面杂乱的羊皮卷轴、吃了一半的酸奶酪、以及分不清颜色的汤盘。当然,还有那无处不在的厚重灰尘。

这里真的只是一座普通至极的家宅,根本没有蚀刻任何阻挡外人窥探的法阵一类的东西,因此龙巫妖精神力只是一扫,就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了这座木屋里的一切。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陷入了无限研究狂热之中的学者型巫师。在二楼那间同样狭小的书房内,地板上摊满了翻开的书籍和卷册,散落一地的草纸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巫术符文和公式,都是有关位面深层原理的高深学识。

碍于主人就在眼前,龙巫妖也不敢过于肆无忌惮的窥视,因此精神力只是一扫就收,老老实实的在老巫师对面坐了下来。

别看对方只是一个走上生命末途的苍苍老者,可凭借那高达9环的奇诡巫术掀翻自己依然不是问题。所以在对方露出恶意之前,他真的很想知道对方请自己来此有何用意!

“我刚才已经见识了阁下的特殊手段,果然让人份外惊叹。尤其那种种超凡力量的融合,更是让我窥见了一个新的天地。如果放在十年前,我一定不会放过这种获取你大脑的最佳机会,可今天……”

老巫师的话让卡尔萨斯也是胆战心惊,不过转念想到刚才在二楼书房内看到的那个水晶球,也就明白自己因何暴漏出来的。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