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视频黄app下载安装

11月 27, 2022

  

新书不易,朋友们多多支持。

------------------------------------------------

众妖兽发出不同的怒吼之声,只等着妖王一声令下,就要冲上前去生吞了诸人。

那长真见状,道:“诸位师兄,这妖王势大,你等不是他的对手。长真今日就以死谢道,绝了那妖王的邪念,总好过拖累诸位师兄一起死的好。”

长靖真人却道:“师妹愚钝。生而自然,死亦自然。生死因循,道之理也。我等今日非死不可,那是自然之道,非你我所能抗拒。道存天地,却由心生。我等眼睁睁看着你送死,道心已破,活着又有何意?心中有道,虽死犹生。”

众道者齐声道:“心中有道,虽死犹生。”声势浩荡,登时将群妖压了下去。

此时,肖逸感到,众人誓死卫道的决然之情,与儒家杀身成仁的浩然之气,何其相似。心道:“天道恒然,不论道家,还是儒家,危急关头,人们自会循天道而行。”

只听得妖王一声令下,群妖登时疯狂地向众道者扑来。

这些妖兽道行并不高,禽鸟之类有的才初生不久,走兽之类很多只是刚刚能够飞行而已。拒挡这些乌合之众,原本不是难事,但是待众人看到群妖如飞蛾扑火一般,明知要死,亦义无反顾冲锋时,方感知其威势不可小觑。

此地已然陷入无尽的疯狂,前面的妖兽死了,后面的妖兽跟上,悲鸣声,怒吼声,响作一团,形成一曲特殊的生命乐章。

四面八方的妖兽仍然源源不断地赶来,无穷无尽。地面上的走兽,爬在树冠上,跳将起来,向众人脚底发起攻击,可又怎能够得到。十之八九的走兽就这样毫无意义的摔死了,但是其后的走兽仍然毫不畏惧地跳出那一步。

世间惨烈之事,无过于此。众道者一边拒当妖兽,一边口诵“无量天尊”,眼神之中也显出了不忍之情。肖逸挥舞长剑,死在其剑下的妖兽不计其数,他第一次感到如此之累。

明知必死,仍无反顾,以柔弱之躯,成心中大义。这是怎样一种精神?

从刚才众道者的决然,到群妖眼中的那份刚烈,肖逸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缺乏这种专注和执着的精神。他总是游离在诸道之外,并新版猫咪新app没有设身处地地感悟其真意,致使他心生迷茫,一直找不到可为之牺牲的道。

肖逸越想越是惭愧,心道:“我这一生,碌碌无为也罢,到死也不知为何而死,岂不冤枉。”求生之欲突然变得十分强烈,大喝一声,催发起颠倒之术来。

群妖道行太低,还未与肖逸接触,就被吸为干尸。

群妖极为混杂,阴阳属性不一,有的以阴气为主,有的以阳气为主,肖逸便将阴阳真气连环颠倒,一会吸噬阴气,一会吸噬阳气,阴阳互补,令体内真气始终保持平衡。

如此这般,即使无休止的拼杀下去,他也不会因力竭而死。众人见其杀妖之快,无不暗自心惊。

众道者先前运用无上道术,一剑之下,可击杀数十只妖兽。但是一炷香之后,只觉得四周的妖兽不降反增,那妖王只是在高空冷冷地看着众人,也无动手的意思。

众道者登时明白,妖王只是以此消磨众人意志,逼长真就范。于是缩小战圈,八人挡在前面,守住四方,上下各二人,守住天地。

又过一阵,四周妖气愈来愈浓,又来了许多道行高深的妖兽,众道者的压力也逐渐增大。

突然间,一股强大的妖风刮起,吹得各路妖兽都身形不稳,哗啦啦腾出一片空处。风停处,却是那熊战将带着各族兽王赶来。

熊战将先向妖王告了罪,而后道:“小的们,拿出气势来,让人类知道我妖族的厉害。”众兽王慨然应诺,纷纷亮出兵器,加入战斗。

各族兽王带着妖兽参战,局势登时一变。兽王们纷纷化作半人半妖的形态,手握重型兵器,多是简单的砸、砍为主,但是力道巨大,迫的众道者不得不以攻代守,与群妖厮杀死斗。

群妖冲杀更是勇猛,但是有兽王的援助,死伤却是大减。更甚者,三名兽王还炼有法宝,祭在空中,效用奇特,更增众道者负担。所幸,众道者修为不俗,进退有据,相互配合极为默契,才能僵持多时而不露败像。

这一场好杀,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众道者无不浴血,道袍如同血洗。群妖的尸体不断坠地,堆起了百丈高的尸山。但是群妖毫无退缩之意,依旧不死不休地进攻着。众道者感到道力飞速流失,不禁面露沉重之色。

肖逸此刻也是憋闷之极,远没有先前的潇洒。与他拼杀的是一只鹰王。那鹰王使一柄大刀,刀法虽算不上精湛,但是大开大合,威力无穷。而且大刀要比肖逸手中之剑长了三尺,近身之战,一寸长一寸强,令肖逸极为吃亏。

肖逸不会御剑之术,也未炼化过兵器,只见其他道者将手中长剑变的又宽又长,光芒四射,与众兽王斗的旗鼓相当,他只能袖手旁观,徒自着急。

最无奈的是,肖逸所学的剑法,不论是铭冉所授的近击之术,还是儒家的勇剑术,皆是冲锋陷阵之法。他几次要冲上去,和那鹰王决一死战,可是只要迈上两步,旁边的妖兽马上就乘隙攻来,欲破众人阵型。

众人坚持许久不败,全赖着这严密的阵型,互为犄角,相互配合,只需抵御面前之敌,不需要分心防守背后。如果阵型一破,众人都将面临孤身奋战的局面,四面受敌,危险大增。

于是肖逸几次冲出,又几次退回。不仅未伤到那鹰王,自己反倒被其他妖兽抓伤多处。

那鹰王见肖逸攻击时剑法凌厉,守御时却剑术平平,破绽百出,时间一长,便欺他无能,常欺近身来。多亏了两侧道者相助,才屡次击退鹰王。

肖逸早试探过鹰王体内妖气,九分阳一分阴,阴阳悬殊极大。在道者相助之时,他有数次机会,可冒险接近鹰王,以阴阳颠倒之术,吸噬其体内妖气,但是考虑到吸噬之后,阳气大增,四周妖兽虽多,却良莠不齐,无一具备相当阴气,他体内混杂真气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平衡,反而对久战不利,只好隐忍不发。

那长真被护在中间,一方面见诸师兄疲相渐露,若无外援,落败是迟早之事,心中着急不已,另一方面见群妖虽恶,但是死状凄惨,也让她没来由的大痛,忍不住喊道:“妖王,你为了我一个人,死伤这么多族类,值得吗?”

妖王哈哈一笑,道:“为了我的珍儿,无论多大的代价,都值得。”

肖逸心头一热,心道:“这妖王还真是个情种。”回头想想自己,肯为了一人之爱,牺牲如此多的同类吗?不禁摇了摇头,既觉得那妖王残暴,又觉得自己懦弱。

长真痛恨道:“你造就一个世外桃源,我以为你已有了人性,对你还有几分崇敬。没想到,妖就是妖,只知杀戮,根本不懂得感情。”

那妖王也不以为意,笑道:“什么是人性?你以为世外桃源里就没有恶人,他们无非是慑于我的威严,不敢有歹心而已。人天生就有许多花花肠子,只有使用武力,才能管束于他。我已活了万年,早就看透了。”

这一番话,说者无意,听者却上了心。肖逸往深处一想,竟觉得妖王之言颇为道理。然而,由不得他多想,斜刺里突然冒出一柄钢枪,直刺他面门。

肖逸忙歪头避过,一剑递出,取其腋下,逼得对方退后一步。抬眼一看,见是一只半人半妖的灰毛狼王,心中登时大喜。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